Euphemia

人生天地间,忽如远行客

本来高中时和同学计划好构思一篇幻想小说,结果现在只剩我一个人守着一千多字的开头到今天。
可我内心那些驾驶着机甲驰骋战场的男孩们还没有出现啊,那些铁甲洪流中的庞大帝国还没有诞生啊,那些燃烧的旗帜已经在我梦中无数次飘扬,我不该让铁甲空余悲鸣不是吗。
不管十年,二十年还是一辈子,我都想要,想要构建一个帝国,属于我的浪漫而孤独的帝国。

苦逼的大学老阿姨

【少爷x你】岁月啊

啊啊
好不容易熬过了期中考试
这周又要考四级口语
我也是醉了ƪ(‾_‾)ʃ


你问过他,喜欢男孩还是女孩。他想了想轻声回答,女孩吧,女孩比较乖。
你抚摸了一下日渐隆起的小腹,撇撇嘴。
“男孩子多好,反正我喜欢男孩。”
然后钻进他怀里使劲蹭。
“就是男孩好!男孩好!”
他哭笑不得地顺着你的长发,由着你放肆地撒娇。他把所有的好脾气都给了你。
岁月没有让你变得精明心机,你仍然保持着小女孩的天真善良。
因为你知道,有他在。

你们的第一个孩子是个活泼健康的男孩,你开心得整天围在他身边念叨,翻阅各种词典想要找出一个好听的名字。
他挑挑眉,带着一丝慵懒的笑。
“一个多孤单,”他说,“不如多几个做个伴。”
于是你们有了一个女儿。
你喜欢带着儿子在宅邸的花园里奔跑、做游戏,穿平底鞋将风筝放得又高又远,而女儿会在一旁默默提醒,妈妈,要做一位淑女。
在舞会上,宾客夸赞你们的女儿像小公主一样可爱,小女孩无奈地回答:“我不是小公主,在我们家,我妈妈才是小公主。”
你挽着少爷的手臂,笑得花枝乱颤,说女儿嘴真甜。
没看到父女两个一模一样的无语神情。
所以少爷不只一次提过,女儿最像他。

“少爷,如果我们的孩子长大了,会接手你的工作吗?”你问他。
“你希望他们变得像我一样么?”少爷淡淡回答。
你心中有些酸涩,关于凡多姆海伍家族的工作你不是不知晓,少爷的痛苦你不是全然不知。但在他心里家族无比重要,重要到他愿意用命去换取凡多姆海伍的再次繁荣。
“大不了我死后交出爵位,”他轻描淡写地说,“我的孩子不该生活在黑暗里。”
你背过身,偷偷擦掉眼泪。
“别哭。”身后的人拍拍你的肩。
“其实不用这样的少爷,”你转身抱着他,“孩子们会理解的。”
你感觉腰间的手逐渐收紧。
“这样的事我一个人来做就好,”他一字一句地说,“我已经不想再失去了。”
无论付出什么代价,他都不想再失去。
岁月让他逐渐懂得了什么是爱,让他再一次感受到世界的温暖。
因为他知道,有你在。

“少爷啊,不如等我们老了,就一起去环游世界吧。”
你躺在被窝里,畅想着美好的未来。
“老了?”他发出一声嗤笑,“你还走得动么。”
“那你真是小看我,”你叉着腰坐起来,“我六十岁还计划去登阿尔卑斯山呢!”
他看智障一样看着你。
“那等到我们老了,是不是赛巴斯酱还是现在的模样呢?”
“嗯哼,你怎么又操心起他了,”少爷合上手里的书,关灯,“我看你最近是闲得够无聊了。”
……

希望这岁月慢慢流逝,让我们有足够的时间去爱去珍惜彼此。
即使老去,我也不想放开,这世界上最最宝贵的你。
岁月啊。



随笔


我总是能够梦到那个面对世界露出獠牙的男孩。
他曾背负叛国的罪名,他曾被流放,他梦想的美好生活被肆意践踏。翡冷翠的月光那么凉,照着他每一个难眠的夜晚,听他倾诉自己内心小小的梦想。
直到那一日,天堂燃烧,诸神咆哮,魔鬼自地狱伸出利爪。紫瞳的男孩说,当惩罚的,我绝不原谅。
人们总是等待王征服天下之日,那时旌旗环绕,万国臣服,史官将他载入史册,诗人用最华丽的辞藻将他歌颂,神父也将为他加冕。
他拥有了神赐的光辉。
可我依然记得,克里特岛上那个为了保护自己的家人握紧石头的男孩,他一无所有,可却凶狠得像拥有世界。
我看到了,那是藏在他心底的小怪物,为了守护他最珍贵的、仅有的一切,他的小怪物可以撕碎所有阻碍。
所以我经常梦到他,梦到西泽尔·博尔吉亚,轻轻抚摸他的红龙,他说来吧,为我带来胜利。

此时此刻,在这座城市里,唯有这个十八岁的平凡男孩摆出了和教皇平等的姿态。教皇旗帜上的黄金玫瑰纹章映在他的眼睛里,像是金色烈火燃烧在黑暗的井底。

记《天之炽》
2017年11月5日夜

昨天玄机娘娘来哈师大啦哈哈୧(๑•̀⌄•́๑)૭
可惜没机会和小小白合影
但我还是很开心(n˘v˘•)¬
爱秦时明月,爱天行九歌,更爱玄机娘娘

【少爷x你】你就是奇葩

这周考试周,再加上班委竞选,有点忙啊
更得有点粗糙
不太保证质量呢……
(͒๑꒪⃙⃚᷄‥⃝꒪⃚⃙᷅๑)͒ຕ✧


你拼命地在这座废弃的房屋里奔跑,推开两侧的一扇扇门。
没有,没有,还是没有……
但少爷一定就被关在这里啊,赛巴斯酱的情报不会有错的。
你精疲力竭地跑上二楼,在一间空旷的房间里发现了他。
他狼狈地靠着墙,白色的衬衣上还带着血迹。
“少爷,你还好吧!”你刚开口就觉得自己说了一句废话。
“我很好,赛巴斯酱在哪里?”他的声音还是一贯的冷静。
“在外面,一伙人拦住他了,”你向少爷伸出手,打算扶他起身,“跟我走吧,少爷。”
他看着你,缓缓拉住你的手。
忽然一声枪响,你的手臂顿时火辣辣地疼痛,一枚子弹钉进了墙中。
你惊讶地转身,有人闯了进来。
那人又举起抢,毫不犹豫扣动扳机。
“小心!”你下意识护住身后的少爷,接着感觉到了肩膀和腹部剧烈的疼痛。
你倒了下去。
靠!那丫还连开了两枪!
这是你最后的意识。

“喂!”少爷颤抖着摇晃你,也不顾重新拉开保险栓的凶手。
“喂!我在跟你说话,你给我坚持住!”他死死地抱紧你,此时他的衬衣已经完全被染成了红色。
感觉到有人用枪顶着他的头,少爷冷漠地抬眼。
那人被他带着杀意的海蓝色眼眸震慑住了,眼前的男孩仿佛在看一具已死的尸体。
“塞巴斯蒂安,这是命令,”少爷扯下眼罩,露出瑰丽的紫瞳,“杀了他。”
犹如王的审判。
月色冰冷,有人破窗而入,漆黑色身影优雅利落地在那人跟前转了几圈,一刀封喉。
“少爷,很抱歉……”塞巴斯蒂安刚要俯下身对男孩说话,便被对方赏了一巴掌。
“来晚了。”少爷话语里带着愤怒,他下意识看看怀里的女孩,她毫无生气。
“这样也好,少爷,”执事站直身体,勾出冰冷的微笑,“您就不会再有牵挂了,对么?”
“你的目的达到了,”少爷嘲讽地笑,“现在给我滚远一点,不准你靠近她。”
执事微微躬身,打算给少爷冷静的时间。
然而一双带血的手颤颤巍巍地抓住他。
“等等,”你虚弱地睁开眼,“我还可以再抢救一下……”
少爷:“……”
赛巴斯酱:“诶呀,小姐的生命力还真是顽强呢!”

【少爷x你】向你


女孩子长大了总是要结婚的。
你的父母这样对你说,所以你必须要嫁给那个你并不喜欢的人。他对你很好,可你只当他是好朋友。
教堂里坐满了你们的亲人,你虽然难过,却又要摆出一副幸福的样子,拖着沉重的婚纱走入婚姻殿堂。
他在台阶顶端等你,可你却不自觉看向门外。
你等的人还没有来。
明明最早给他送了请柬啊。
你失落地搭上新郎的手。
神父的声音响起,在这座小教堂里久久回荡,他问你愿不愿意嫁给你身边的人,愿不愿意和他共度一生,你们要将手按在圣经上说出誓言,说你们永远相爱。
“我……”你犹豫着,再一次看着门外。
瞳孔猛然收缩。
阳光明媚的教堂之外,一身宝蓝色礼服的男孩静静地站在那里,跟着漆黑色的执事。
男孩没有任何动作,只是安静地看着。
可是你却重新有了勇气。
“我不愿意。”你大声说。
教堂里顿时一片吵闹声,可你的心却愈发坚定。
你转头,对新郎愧疚地笑:“对不起。”
“去吧,”他心痛地放开你的手,也微笑道,“去向你爱的人,然后幸福地活着。”
你点点头,感觉全身的血液都涌上了头顶。你脱掉碍事的高跟鞋,不顾家人的叫喊,光着脚向教堂外那个静立的身影跑去。
教堂外的钟声响起,惊飞一群停落屋檐的白鸽,你感觉此时的婚纱无比轻盈,仿佛下一秒自己也会乘风而起。
我去向的地方,才有我想要共度一生的人啊!我们会彼此相爱,会白头到老,会不离不弃,死亡也不会将我们分开。
那个内心伤痕累累却依然不肯屈服的男孩,即使无人知晓他的名字,即使无人肯定他,你也想要不顾一切地去拥抱他。
“少爷!你要是不娶我,我可就嫁不出去啦!”你的声音无比欢快。
你看到他轻轻勾起唇角,带着柔和的微笑。
他向你张开双手。


【少爷x你】论穷人与贵族


你已经拜访过少爷的宅邸很多次了,但这一次,你是万分不情愿的。
是啊,有谁在借钱的时候还能开开心心的呢。
因此当你已经坐在他的书房里时,你仍然没有开口说任何一个字。
书房里只有笔尖与纸张的轻微摩擦声,你不安分地在椅子里动了动。
“不是有事么,”少爷头也不抬地说,“说话。”
“其实也没什么,其实……”你支支吾吾地回答,不知道该如何措辞。
“是没钱了吧。”他简直一针见血。
“你……你怎么知道的……”
“衣服,”他随手一指,“还是去年那件吧。”
你低头看看自己,这件大衣是去年他送的生日礼物,其实也不能算很旧。
原来对于少爷来说,一件衣服反复穿的就是穷人了吗。
你感觉到了来自富得流油的大贵族的嘲讽。
“要多少,”少爷从抽屉里拿出支票扔给你,“自己写。”
“也不用特别多的,够我活过这个月就好……”你的声音小得还不如蚊子,“太多了我又还不起……”
“哈!”他像是听到什么好笑的事情,开始手撑着头饶有兴趣地看你,“你真以为我还指望你还我钱么。”
“真要你还钱的话,你大概一辈子也还不完。”
于是你开始回想少爷到底给你花了多少钱。
“如果我省吃俭用,还是能还得清的。”你小声反驳他,“只要你下次不送我太贵的东西……”
“算了,”他挑挑眉,“我可不想做你的债主。”
“你一个穷人能还我多少钱。”
“凡多姆海伍家族的家业足够养活封地上的所有人,并且绰绰有余。”
“所以也不多你一个。”



少爷你还缺腿部挂件不
求包养(๑•͈ᴗ•͈)



一张半成品
就是有点丑
顺便膜拜画手们

【少爷x你】一番星

推歌《一番星》哦
超好听的


你茫然伫立在人群里。
是的,你走丢了。
明明是和少爷一起出门的,结果拥挤的人潮冲散了你们,你没头没脑走了一阵,路线似乎更乱了。
天渐渐黑下来了,街道两旁亮起昏暗的灯光,伦敦的浓雾沉沉笼罩下来,偶尔能听到马车驶过的声音。
你不是个胆小的人,即使黑天走丢了也只是感到茫然,并没有害怕。
如果不是有人及时拉住你,估计你自己还要朝哪个方向乱走。
“你还想去哪!”男孩的声音听起来非常愤怒。
“不不,我好像知道该怎么走了。”你胡乱指指前方。
“哈!所以你要自己一个人去市郊了对么。”
“去市中心啊。”你一本正经地说,说完就后悔了。
少爷觉得自己遇见你之后一定是夭寿了。
赛巴斯酱啊,把我的灵魂吃掉吧。
于是你发现对方正用看智障一样的眼神看着你。
你立马乖乖闭嘴做优雅乖巧状。
“跟我走,”少爷妥协般地扶额,“你这种人怎么还敢自己在街上乱走。”
“遵命少爷,我一定紧紧追随您的脚步!”你拍拍胸脯。
她怕不是个傻子吧。
少爷懒得再搭理你,转身示意你跟上。
“所以啊,少爷你怎么找到我的?”
“这不是你该操心的吧。”
“果然赛巴斯酱是万能的吧!”
“你能安静下来么。”
他没说在你走丢后自己是怎么烦躁地满世界找你,怎么对着赛巴斯酱发了一通脾气,脑海中想到的无数种恶劣后果让他觉得害怕。
不过好在他总是能够及时找到你。
这拥挤的人群对他来说,不过是漆黑的一片背景,他漆黑色的世界只有一颗星星。不管黑夜再怎么让人迷失,他总是能找到那颗星。
因为她无比耀眼。



恭喜女主获得“怕不是傻子吧”称号并成功博得少爷的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