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uphemia

人生天地间,忽如远行客

质量还蛮好的୧(๑•̀⌄•́๑)૭

【漫威x你】标题废……

运动会被晒死
写完感觉这篇没有质量诶
抱歉啊……

【尼尼】
自从他公开了自己的身份,你就经常会遭遇到各种绑架威胁,对此你已见怪不怪。但这一次,当他从敌人手中救出你时,一颗子弹正巧击中你的腹部。
他一只手把你圈进怀里,另一只手臂缓缓抬起,战甲中露出漆黑色的枪管。一声枪响,他打断了对方的手臂。
“你该庆幸我从不杀人,”他的声音冰冷,透着杀意,“否则今天你连尸体都不会被找到。”
钢铁人转身离去后,警车声由远及近。


【博士】
“不用怕,我想我的医术还是很精湛的,”他边说边查看你的伤势,“也不是什么重伤,没关系……”
你第一次看到他露出慌张的神色,甚至不惜用上法术来给你愈合伤口。一贯冷静理智的奇异博士在你面前也会像个手足无措的普通人。
“不用担心,”你拍拍他的手,“我真的很好。”
他懊恼地看着你。
“我很抱歉,这都是因为我。”
你摇头:“不要道歉,我永远为你感到骄傲。”
他小心地拥抱你,让他的披风紧紧包裹住你。
“我保证,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再次发生,我保证。”他的声音无比坚定。
他的披风也动了动,似乎在帮助主人证明他的真心。


【黑豹】
“不许动!”男人用刀抵着你的脖子。
你乖乖举起手不敢动,但眼神却在四处乱瞟。
“他要是不来,你今天就死定了……”
男人话还没说完,忽然身边一道矫健的黑影飞掠而过,他只感到手臂上一紧,接着便已经被人抓着手臂狠狠甩了出去。
黑豹敏捷地落地,战衣上流淌着瑰丽的紫色光芒。
“给我滚开,”年轻的国王昂起头,声音高傲,“离瓦坎达的王妃远一点。”


【贱贱】
你被关在黑暗的仓库里,他踢开门的刹那,带进大片阳光。
你眯起眼睛,看着那抹红色的身影抽出双刀,立刻有人包围了他。
“Hey,达令~”他不紧不慢地朝你招手,面罩下一定又是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闭上眼睛哦~”
你听话地闭上眼睛,刀刃入肉的声音与惨叫声让你缩了缩脖子。
等到声音渐渐平息,你才偷偷睁开一只眼,看到他用死者的衣服擦了擦刀上的血,然后向你走来。
“Let's go,darling ~”他伸出手,忽然顿了顿又收回,双手在在衣服上蹭了蹭,才抱起你。
“贱贱。”
“嗯?”
“谢谢你😊”
“不,不要口头表扬,要实际行动哦亲爱的❤️”


【漫威x你】拥抱


【小蜘蛛】
冬日的雪天,你和他一起放学,寒冷让你把手伸进了他的大衣口袋里,他也赶忙握住。
“还冷吗?”他又摘下围巾给你。
“嗯……你抱抱就不冷了。”你笑嘻嘻地回答。
他信以为真,走到你前面张开双臂,天真的表情又配上奶声奶气的语调:“来吧,我抱抱你——如果你会感觉暖和一些的话。”
你想也不想立刻扑进他的怀抱,他虽削瘦却有力,把你紧紧拥在怀里,像是有魔力般,你真的不觉得寒冷了。
“啊!spider man的拥抱,就是与众不同!”你夸张地感叹。
他似乎在笑,低头小声说:“只属于你。”
话音刚落,还没等你开始害羞,他已经红了脸。

【美队】
对于你的要求,他总是不会拒绝,因此当你提出要抱抱时,他理所当然地上前拥抱你。
你的头靠在他的胸口,能够听到他有力的心跳,温和而平稳,一贯地令人心安。
“辛苦了,队长。”你拍拍他的背。
“不幸苦的,亲爱的小姐。”他笑着回答你,手指穿过你的长发。
“下次也请让我帮帮你吧。”
“我不会让你做什么危险的事情,同时,”他顿了顿,为难地说,“可以把你的手换一个地方放着吗?”
你默默移开了在他胸前乱摸的咸猪手。

【尼尼】
“要抱抱,好啊!”
他抱起你在房间里转了几圈,直到你头晕眼花喊停才松手。
“不是啊,就是想让你安静地抱我。”你眼前一片金星。
“那有什么意思。”他嘴上说着,还是抱住了你。
你在他怀里找了个舒服的位置,脑袋蹭了几下。
“知道我为什么这样做吗?”
“嗯哼?”
“因为尼尼你啊,什么事情都喜欢自己憋在心里,天大的事也要自己扛着。我知道你经历过了什么,但那不是你的错,每个人都有无能为力的时候,所以,”你用尽全力拥抱他,“请你不要自责,你永远都是最优秀的英雄。”
他没有说话,将头靠在你肩上,放在你腰间的手臂收紧。
仿佛时间静止,岁月不再流逝,他停留在了某一段不愿回想的过往,一次次重复经历那场生离死别。
“什么狗屁英雄,”半晌,他疲惫地说,似乎带着哭腔,“我他妈的不过是个谁也救不了的普通人啊!”

【博士】
“博士,天冷了,你抱抱我吧。”你坐在他身边撒娇。
“这两者有什么必然联系吗?”他放下手里的书问道。
“你抱我我就会开心,开心就忘了寒冷啊!”你理直气壮地说。
“……”
他内心竟然觉得很有道理,于是没有拒绝你往他怀里钻。
你心满意足地缩在他怀里,他却像根木桩一样一动不动,倒是他的披风,慢悠悠从他身后飘过来地把你围住,顿时温暖与安全感包围着你。
“喂喂,你的披风可比你诚实多了。”
“呵,那可不是我的意思。”
“算了算了,知道你是个口是心非的家伙。”

【大锤】
隔着老远你就飞奔向他,大喊一声跳起来让他接住你。
大锤稳稳接着,身高差让他托住你的双腿把你举了起来。
“锤锤你真是太棒了!”
他露出得意的笑容。
“啊!”你向他身后一指,“洛基来了!”
“什么?底迪!!!”
大锤兴奋地猛然回头,直接把手中的你抡了出去。
“我@&#*……”
“大锤,友尽了……”

【二公主】
“你这个愚蠢的中庭人在做什么啊!”他嫌弃地看着树上的你。
“等你接我下去啊!”你蹲在树上朝他挥挥手。
“现在就给我下来,你是傻的吗。”他不耐烦地抬腿便要走,不打算继续和你斗嘴。
“喂,二公主,你接我一下啊,”你赶忙叫住他,生怕他真的走掉了,“我下不去了!”
他难以置信地又看了你一眼。
“有本事上去没本事下来么。”一如既往的嘲讽口吻。
你委屈地点点头。
他站定在树下,抬头,嘴角带着戏谑的笑。
“自己下来,”他一副看好戏的样子,“我不相信你真的下不来。”
“你!”你被他说得一肚子气,对着他大吼,“你这个狠心的人,我摔死了你都不会管我,还在笑话我,真是没爱了!”
说罢脑子一热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从树上跳了下来。
出乎意料地,你没有摔个狗啃泥,而是落入一个不算温暖却又那么让人留恋的怀抱。

嗯……僵尸粉什么的真的挺让人难过,喜欢的拜托在文章下留下自己的标记吧,至少让我知道你喜欢它

【漫威x你】吃货

被电影虐到肝疼……
我不虐
小虫姐姐等你英雄归来啊!!!

【小蜘蛛】
“彼得彼得这个超级好吃!”
“啊,这个看上去就有食欲!”
“我要冰淇淋!”
被强行拉到游乐园的小蜘蛛默默看了一下钱包。
“彼得,尝尝这个!”
“我就不用了……哈哈……”他干笑着摆摆手。
你似乎看出了他的难处:“不如我来请你吃吧。”说完便要去掏钱包。
然而手却被他按住。
“不,”他认真地看着你,“为女士付钱是绅士的责任,我认为我有这样的能力照顾你。”
你感动地拉着他的手。
“彼得……”
“嗯?”
“其实我忘了带钱包。”
“……没……没关系哈哈……我可以的……可以的……”


【美队】
你带着他吃遍纽约的大街小巷,他虽然在吃上没什么太大讲究,但还是愿意被你拉着东奔西跑。
“队长,其实你可以拒绝我的,”你边卷起意大利面边说,“我一个人也没关系。”
“但两个人在一起可以互相分享品尝美食的喜悦。”他笑着说。
“可你也没有很开心啊。”
“那你开心吗?”
“当然!”你抹抹嘴。
“你开心,我就开心。”
他拿着纸巾给你擦擦嘴角,笑得像个天使。
妈妈呀,他好像在blingbling 地发光。


【托尼尼】
他知道你喜欢吃,总是变着法给你请世界各地的名厨,闲暇时间会带你出国旅游,他总是第一时间get 到当地的特色小吃,只要他在,你永远不需要考虑别的,跟着他吃就好。
“尼尼,你说我再这样吃,你会不会抱不动我了啊。”你嘴上说着,却还是没有停止吃薯片的动作。
“呃……我觉得只要穿上我的战衣这都不是问题。”他委婉地回答。
“你不会是想说我胖吧!”你斜眼看他。
“当然不是,亲爱的,”他一脸正气,“你非常的……嗯……可爱……”就是没忍心说出苗条那个词。
你半天没说话,他以为你生气了。
但过了一会你慢悠悠地说:“反正我胖了也是你的错。”
“我能问问为什么吗?”
“谁让你那么富有。”你大言不惭地大声说。
他无话可说。
“所以尼尼,我想吃……”
“别说了,吃吃吃!”有本事把老子吃穷啊!看看是你吃得多还是我钱多!大不了老子十个钢铁战衣一起抱你啊!


【博士】
“我想到一个好办法。”你贼兮兮地说。
“我认为这样不好。”他试图进入冥想,连眼皮也不抬一下。
“你不说谁知道啊!”你绞尽脑汁打断他,“想想那些好吃的在向你招手。”
他放空的脑海里出现了一群跳舞的披萨意面金枪鱼。
“心动不如行动。”你还在给他洗脑。
他终于睁开眼。
“真吵。”他淡淡地说。
于是第二天,当你看到报纸头条上的“各大餐厅料理离奇失踪”的标题时,露出欣慰的笑容。


【洛基】
“你这个中庭人难道是饭桶吗?”他一脸嫌弃。
你早习惯了他的讽刺,头不抬眼不睁地吃。
“阿斯加德美食比这里好吃多了。”发现吃的比自己重要,二公主内心竟觉得有些失落,声音都变小了。
“嗯?”你满面红光地抬头,“阿斯加德吗?能不能带我去!”
他真是快气炸了。
谁让你关注阿斯加德有没有好吃的,是让你知道我在生气啊你这个白痴!
二公主气愤地起身就走。
“唉,你去哪啊!”你茫然地追上去。
“不用你管!”
“别丢下我啊,二公主!”
“别用你的油手碰我,渣渣!”
在你的油手攻击下,他终于妥协了,重新回到座位上,被你塞了一个鸡翅。
“好吃吗,二公主?”
“真难吃。”
“那你还吃了四个。”
“……”难道我诡计之神,奥丁森,阿斯加德王(公)子(主)会败在这该死的中庭美食手里么,呵呵……

【漫威x你】请你为我唱首歌


【小蜘蛛】
“彼得,给我唱首歌吧!”你对他说。
“可是我从来没给别人唱过歌啊……”他为难地挠挠头。
“那我就是第一个,”你边说边拿过手机找伴奏,“就是你经常听的那个。”
音乐响起,在你的催促下他终于跟着轻轻唱起来。他的声音很干净,就像午后漫步在阳光明媚的花园,你不自觉地也跟着附和,就像在花园里与他进行一场欢快的约会。
这是一次完美的合唱。


【美队】
“队长,跟我合唱吧!”
他微笑:“唱什么呢,小姐?”
“《you must love me》,好吧好吧!”你眼巴巴看着他,像只求食的小哈巴狗。
他摸摸你的头表示同意,你找了伴奏,在舒缓的音乐下,你拉他站起身,边唱歌的同时,边带着他翩翩起舞。他的嗓音低沉柔和,你的清脆欢快,这首歌似乎不再有着淡淡的哀伤,而是充满着细腻温柔的爱。
“想什么呢?”你歪头看着他若有所思的神情。
“想你。”
他环着你的腰,低头轻吻。


【托尼尼】
“尼尼,给我唱首歌吧!”
他很痛快地答应你,把音箱调到最大声,他递给你一个麦克风。
“来啊,今晚就是狂欢夜!”他拿着麦克大喊,开顺势了一瓶酒。
你们放着一首首摇滚,在客厅里展示群魔乱舞,两个人唱得驴唇不对马嘴,吓得贾维斯试图分析要不要联系心理医生或是报警。
“爽吗!”他把玻璃杯啪地往地上一摔。
“爽!”你也跟着摔。
“摔了我的杯,就是我的人!”
“啊?!喂,你等等!”


【大锤】
“锤锤,给我唱首歌吧!”
“你是电,你是光,你是唯一的神话!!!”
“停停停,你还是不要再咆哮了……”


【二公主】
什么?想让二公主给你唱歌?
“卑微的蝼蚁,当我是歌姬么。”
“我把你当公主啊。”
“滚滚滚!”


【贱贱】
“唱歌,好啊!辣妹儿~法克儿~”
“闭嘴渣渣!”


【吧唧】
“吧唧,唱首歌吧!”
“你是谁,我为什么要给你唱歌?”
“……”
“你是谁!谁是吧唧!我在哪里!”上勾拳!
“……”
恢复记忆的吧唧为了补偿你,不情愿地唱了一首《喀秋莎》,不知为什么你把站在岸上眺望的少女自动替换成了穿着连衣裙的吧唧……

【漫威x你】撩撩更健康


【小蜘蛛】
你和他窝在他家的床上看电影,然而你忽然起了坏心眼。
“彼得,”你一个翻身压在他身上,“我不想看了。”
他有些不知所措:“那我们做什么呢?”
你狡猾地眨眨眼,凑到他耳边轻轻吐气。
“你猜呢?”
你听到了他加重的呼吸。
“生命短暂,何不快活呢……”你微笑着将手搭上他衬衫的扣子。
“不,亲爱的,我……这……”他开始语无伦次,你知道,他这是害羞了。
“嗯?”你得寸进尺地把手往衬衫里伸。
彼得·帕克无助地望着天花板,此时他不是超级英雄蜘蛛侠,只是一只任人宰割的小蜘蛛。
“彼得,我买了三明治……”梅婶忽然推开房门。
“哦天哪!”彼得悲伤地扶额。
梅婶愣愣地看着女上男下的诡异姿势,半晌摇摇头。
“哦,原来是这样吗,”她一边关门一边喃喃道,“你长大了,彼得,你真是长大了。”
“梅婶你听我解释!”
你笑得像个二百斤的孩子。


【美队】
他总觉得女孩子穿超短裙不合礼数,对别的女性他出于礼貌不会表露什么,但他是不赞成你那样穿的。
可有的时候内心的小叛逆总是驱使你做点坏事。
你向朋友借了一件超短裙,然后歪躺在沙发上等着他回来。听到开门的声音,你做了个非常暴露的姿势,大概眼神好一点就能看见你的内裤了。
果然,他意料之中地皱眉。
“队长,来快活啊~”你朝他勾勾手指,生涩地抛了一个媚眼。
“亲爱的,不要这样,”他走过来拉起你,把你的裙子细心地整理好,“女孩子要爱惜自己。”
你一边点头,一边不安分地往他怀里蹭。
“要做个端庄的女孩。”
“嗯。”继续蹭。
“裙子不能太短,起码要遮住大腿。”
“嗯~”蹭。
“好了,别闹了。”他抓住你试图袭胸的一只手。
你调皮地吐吐舌头,另一只手继续未完成的动作。
他无奈,扳过你的肩,在你诧异的注视下吻上你的额头,接着是眼睑、脸颊、唇,你被他吻得满脸通红,捂着脸不敢看他。
“这样该听话了吧,亲爱的小姐。”
美国甜心朝你微笑,蓝眼睛里满是温柔。
——会撩的姑娘我见多了,你还嫩了点,小女孩。


【托尼尼】
“尼尼,我好无聊,陪陪我吧~”你坐在他的办公桌上,来回晃着腿。
“Honey,我很忙……”
他刚想让你离开,猛一抬头看到了你白皙笔直的小腿在眼前晃来晃去,向上是一截裸露在外的大腿,再向上是被裙子掩盖的神秘领域……
他默默转头。
你却浑然不知,仍旧试图通过唠叨、撒娇等方式吸引他的注意力。
“尼尼~”你声音软软的,他微不可察地咽了咽口水。
“尼尼~”那双白花花的腿还在不知好歹地晃悠。
“好吧,该死的!”
他手一挥桌上的东西纷纷落地,在你的惊呼声中把你推倒在桌上。
“好吧,我这就陪陪你!”他恶狠狠地说。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你感觉大事不妙。


【洛基】
“二公主!”你一把拦住他。
“干什么女人。”他没好气地瞪你一眼。
“做我的男人吧!”
“啊哈?!你再说一遍!”
你被他吓得气势都矮了一截,梗着脖子不怕死地喊道:“我说,让你嫁给我!”
“你又活腻了么,人类。”
你哼哼两声,抓着他的领口吻了上去。
他反应很快,立刻掌握了主动权,就在他把你按在墙上准备进行下一步时,你忽然推开他,边笑边跑。
“哈哈二公主,我只负责撩,可没说有什么实质性动作啊。”
你跑着跑着,感觉身边一阵风,他以你无法想象的速度追上你,重新把你按在墙上。
“你疯了吗,中庭人!”他的样子像要吃了你。
“呃……呵呵……”你瑟缩着,神情扭曲。
“哼!”
他一把扛起你,不顾你的挣扎往卧室走去。
“现在求饶还来得及吗……”
“你说呢。”


【贱贱】
无时无刻不在撩。
“哦baby ~我们来疯狂的【哔——】”

【黑执事】沉睡魔咒


Chapter 5
“夫人,请您不要再逃避了。”罗赫医生摇摇头。
“胡说!”夏洛特大喊道,“我没有逃避,我是凡多姆海伍家的女仆,不是什么夫人!”
“您的心理暗示太过强烈,催眠对您产生了极大的作用。”
“那么那天保护夫人的女仆是谁,她在哪!”
“是梅琳,夫人。”
“都是胡说,”夏洛特疯了一般站起身,指着门口,“给我出去!滚出去!”
“夫人,请您冷静下来……”医生为难地说。
“夏洛特。”
有人轻轻唤她的名字,温柔得如同春日溪水,顺着漫漫记忆长河缓缓流淌而来。
夏洛特的背影有一瞬的僵硬,她缓慢地回头,再也止不住泪水。
她的丈夫,最终击垮她心里防线的人,站在门口安静地望着她。
“夏尔……”她彻底崩溃了,号啕大哭。
“出去。”伯爵经过医生时冷冷说道,看也没看他一眼。
“夏尔,我……我……”
话还没说出口,她跌进一个不算温暖的怀抱。
伯爵用力拥抱着她,那是他的全部爱与光明。
“我们离婚吧。”他无比平静地说道。
怀里的女孩抽噎着:“是我不够强大,没有和你站在一起的资格。”
“但除了你,再不会有别人了。”
“我是个不合格的妻子……”
“不合格的人是我,从来没有认真了解过你的感受。”
大雨渐渐停息,窗外透出一丝光亮。
待夏洛特冷静下来后,伯爵才放开她。
“为什么一定要让我想起来?”
“夏洛特,人不能总是逃避。”
光芒越来越强烈,阳光穿破云层,雨过天晴了。
“我知道了……”夏洛特喃喃道,“知道了……”

Chapter 6
夏洛特坐在梳妆镜前,看着苍白的自己。
难得群星闪烁的夜晚,她沐浴着柔和的月光。
“离婚……”她重复这个词,又摇摇头。
她不想离婚,她已经离不开这种贵族奢华慵懒的生活了。只要她想要,世界各地的宝贝都是她的。
如果她失忆了,她的丈夫就没办法让她离开了。
镜子里,她幽幽扬起一个诡异的笑。
“不管怎么样,明天,又是新的一天。”
夏洛特哼着小调,走向柔软的床。